奇葩说第六季第五期上:《感兴趣的工作总是996,我该不该886》

2023-06-02 0 0

第一个发言的是正方一辩胡老师。胡老师的第一个论点是,既然说“总是”996,那就意味着你不感兴趣了。因为你的疲惫感已经超过了你的感兴趣了。这是利弊比较,工作的利是感兴趣,弊是疲惫感。如果你说“总是”,就意味着疲惫感赢了。

这一个论当然有许多的问题,这一个论的基本假设是这句话是一个人在抱怨,所以得出已经不喜欢了的结论。但是这句话是不是一定是抱怨?是不是也有可能是中性的疑惑、询问?是不是甚至也有可能,是某种炫耀?

第二个问题是抱怨总是的时候,你就不喜欢了。否则你打游戏的时候怎么不抱怨总是。等等,慢一点,中文博大精深导致省略了很多东西,我们把东西补全再看一下。胡老师的话是:当你抱怨总是(加班)的时候,就意味着你(对工作)不那么感兴趣了。不对呀,我并不是对工作没兴趣了,我只是不喜欢加班。这句话里的宾语被换掉了。我们抱怨的是一个组成部分,但是喜欢喜欢判断的是整体,这当然是不成立的。说回玩游戏的例子,我玩游戏的时候不会抱怨总是,因为我“玩”的,和“抱怨”的,都是游戏,宾语一致,所以成立。我最近在玩马里奥奥德赛,我玩游戏的时候也会抱怨,抱怨这一关太难了,抱怨这个boss总是攻击我,抱怨这个机关总是阻碍我。我们会抱怨细节,但不影响我喜欢这个游戏。工作也是一样,工作中有很多的细节,同事好不好相处,交通方不方便,薪水多少,有些喜欢,有些不喜欢,但是总体这个工作我喜欢不喜欢,需要有个整体的评价。不能因为我抱怨交通不方便,就说我肯定不喜欢这个工作,赶紧辞职吧。

第三个问题是一点不足,这个论里提出了996的疲惫感,这确实是一个挺重要的弊端,但是不应该只在最后比较完了才提上一句,要在之前说出来,要有论证和说明。

胡老师的第二个论点,是996的工作制度,本来就会伤害“感兴趣”这件事。如果太累了,就没什么兴趣了。这依然是利弊比较,不过这个利弊比较说的是,这个弊端会始终存在,但是利会随着时间而消失。其实这个论还挺好的,至少比伤身体要好一些。

但是我们严格来思考一下这个比较方式,这个比较的意思是,哪怕你现在是利大于弊的,但是将来总有一天,它会变成弊大于利。那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就等那一天来到了,再辞职不行么?现在明明还是利大于弊,为什么现在就要辞职?就好像夏天吃冰淇淋可以解暑,然后有人和你说,虽然现在利大于弊,但随着时间的变化,到了冬天吃冰淇淋会让你感冒的。那我就等气温低了再停止吃冰淇淋就好啦,为啥要从夏天就开始不吃冰淇淋。如果你将来对教育丧失了热情,那确实是你辞职的时间了,但是你现在还有热情,自然还不必辞职。

这个论的另一个小问题,也是表达的问题。这个论更像是一个丧失了热情已经辞职的前教师说的话,而不是一个在职的年轻老师说的话。而且师生关系我们再熟悉不过了,虽然对于老师来说可能一届一届记不住,但是我们当过学生,我们会记得自己的老师,至少我不会觉得我的老师在教我的时候对教育是丧失了所有热情的。如果描述的情境和观众心中的感受相去甚远的话,对这个论点的传递会造成不利影响。

老实说,胡老师的论其实已经结束了。但是在她剩下的一些零散的没有作为论点进行论证的话里,我觉得还是有一些话有变成论点的潜力。第一个是她说,996让人既没有办法好好生活,也没有办法好好工作。意思是你们觉得不辞职,不是为了投入自己喜欢的工作嘛,但是如果是996地工作,你是没办法好好工作的,那和我们努力工作的初衷,是相违背的。这一点有得深究,按理说,我延长工作的时间,虽然加班时候的效率可能没有正常上班那么高,但是产出总是会多一些的,经验和成长也会多一些。但是,一方面,我可以主张虽然你上班时间长了,但是你留给自己思考的时间少了,你没有时间消化你的经验,就像你天天从早到晚打辩论,但是都是在场上,一场接一场,没有时间复盘、分析然后针对训练,那你的水平也是不会提高的。另一方面,996工作制被人诟病的一点,是不只是工作任务量上升,也包括了坐班时间的延长。大家出来上班的,如果最近真的时间紧任务重,我们加班忙一忙,也不是不可以接受。但是当它变成制度,甚至哪怕你的工作干完了,也不能5点钟下班,也要9点钟打卡才能下班,那就过于讨厌了,你会把8小时的工作,拖到12小时来完成,没办法集中精力工作,反而大量时间摸鱼。完成的总任务量没有上升,耗损的精力和时间还上升了,这也是没法好好工作的表现。

另一点,是胡老师提出底线的部分。同样,大家肯出来上班,说明也不是那么讨厌劳动这件事情。年轻人,也不是一点都不能加班。但是加班,要有个度。一定程度内的,我们可以接受,超出了一定的范围,就受不了了。这个度,就是底线。而996是不是触及了这个底线了,是一件值得探讨的话题。在很早的过去,奴隶是没有人权的,那当然是除了吃饭睡觉都要干活。后来有了工业化,工人们是有人权的,但是也受到工厂主的剥削,就像卓别林的电影里那样,超长时间重复着流水线的工作。再到后来,会有双休日的出现,会有八小时工作制的出现,会有最低每小时薪资的出现。这些底线都是随着时间在产生变化的,而这变化是许许多多权利博弈产生的结果。当然,到了现代,也可以讨论,随着我们体力工作减少,脑力工作增加,码字虽然烦人,但总没有工人搬砖辛苦,在轻体力重脑力劳动的行业,这个工作时间的长度能否延长,这也是可以探讨的。但这探讨,也一定会是多方博弈产生的结果,而如果在结果产生前,有个别单位要逾越这条底线,我们当然是应该对这种行为说不的,因为这不只是一个企业和一个人之间的关系,也是我们整体社会规则能否维持的问题。

这两点,如果真的放在胡老师的发言里,估计是很难讲的,但是我觉得挺有意思的,如果这里不写写,可惜了。

总的来说,胡老师是这一季来的新人,我写这篇的时候整个赛季已经打完了,胡老师的表现作为新人来说是很好的。但是总得来说有些重表述,轻逻辑。这一场发言的两个论点,都是利弊比较的论点,但第一个前提有问题,第二个逻辑上其实不能证明应该现在辞职,如果对手逻辑好些的话可以很容易拆掉这两个点。在政策性辩论里,不走寻常路的论证方式又是可以打得对方措手不及,但是如果仔细想来,那些奇论往往都有一些很简单的克制方法。

接下来是反方一辩许天奇,许天奇的第一个论,其实是说,你感兴趣,说明你想学习。而一个工作需要996,说明这个工作“博大精深”,那就更值得你学习了。这个论现场没有什么效果,不管表达的怎么样,这个论存在事实性的问题。为什么996的工作,就一定是不简单的?工厂里流水线敲钉子的工作就可以996。但重复的就敲同一个钉子,谁能告诉我有什么博大精深的?这不是很简单的么?

一般见到不太好的论我会想办法看能不能补一补,但是这个论我实在没想到怎么补……能力有限……

许天奇第二个论,说的是,现在找工作这么难,你有工作,还感兴趣,你已经很幸福了,不要不知足,996算啥,比没工作好多了。像极了老板和父母会说的话。如果你的幸福建立在,这个世界上有人比你更惨上,那你幸福当然很容易,但是这样廉价而来的幸福没法在你真的累得要死的时候真的安慰你。因为,这样的幸福能成立的前提是,所有的幸福有统一的评价标准。我们今天的统一标准如果是有没有工作,工资多少钱,那有工作的一定比没工作的幸福,工资高的一定比工资少的幸福。但现实世界标准是多元的,有没有工作是标准,工作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也是标准,工作能不能给你自由的业余时间也是标准。如果我觉得业余时间很重要,那我就不是“超级幸福”了,搞不好还不如没工作。

但这个论可以改换一下,为什么不应该886,因为你就算换一份工作,你也还是要996,还不如干你现在这个感兴趣的。因为,你要明白,996现在不是某个公司或者某个个人的事情,而是一整个行业的事情。如果你从事的行业996,那这个行业里面一系列公司都会996,如果里面哪家公司不996,那它会很快倒闭。所以,你就算换跳槽,你又能换哪去?你在这家公司当程序员要加班,你以为你换一家公司就不用加班吗?还不如选这家你感兴趣的。你说我连行业都换行不行?别的行业你会吗?你说我不工作了行不行?你有自给自足的积蓄吗?

就像我是学医的,当大夫很辛苦大家都知道,要加班要值班要做手术,确实很累。但我要不要辞职?我换一家医院照样要做这些事情。不当大夫了?别的行业也确实不会。

就这个意思。

许天奇的第三段论,其实是两段话。前一段,可以看成是一道防御,说我们今天讨论的,并不是996这种违反劳动法的制度是不是好的,而是我们能不能接受一种经常加班的工作状态。这回避了正方可能提出的(实际没提出)996违反劳动法我当然要886,这样的论点。后面一段是说,上班的时间越长,付出的越多,才能得到更多的回报。这是个很正统的论,但这只说了996的利,没有说弊,也就自然没有利弊比较。只能介入观众的心证。

如果要反驳,一方面可以像胡老师最后那一段我们写的,996让人没法好好生活,也没法好好工作,没有时间去吸收经验,经验得来也没用,没法形成更多的回报。

但是如果在辩论场上,简单直接一点,不是付出更多有更多的回报,而是你付出的更多,老板能得到更多的回报。

对辩没什么好讲的,只有一个逻辑点,胡老师的进攻是,如果你996,你哪有时间来奇葩说呢?来奇葩说参加节目的人,不管号称自己多么加班,都还是有业余生活的,肯定不是真真意义996的那帮人。

可是……如果我真的是个996的医生或者码农,我不能参加奇葩说,但我救我的病人编我的程序,我比你们奇葩说的选手,又差在哪了吗?

业余时间参加奇葩说,并不一定是人生最优解。

剩下的没什么可说的。

接下来是正方二辩李思恒,李思恒的段子太多,导致在里面找论点特别费劲。李思恒描述了996制度下工作的状况:开会、工作时间延长、超长时间的加班。这并不是我们所喜欢的工作状态,也并没有完成更多的工作。这一段是在拆解“996有利于工作”这一条利,如果996连工作都不能更好完成,那996的意义就不存在了。

另外,如果八小时确实就不够完成你的工作,说明你做的就不是一人份的工作。不管你如果主张多加点班你会有更多的收获什么的,你老板让你996的原因,肯定不是为了你能多学点东西,而是为了赚钱。给一个人多一点工资,让他干两个人的活,节约了企业培训和人事的成本,额外付出的却是员工健康成本和休闲的时间,节约的成本是公司的,额外的损耗却是员工个人的,这对公司是最划算的。996不是因为提升能力,而是因为划算。但,如果你要追寻的是自己的生活,那你辞职是有用的,如果你是为了反对996的制度,辞职可能还不太够。

至于最后,996让我每天都不快乐,是一项弊端,后面还有提到。

这一段是关于不快乐的弊端,李思恒描述的很详细,两个点,996之后,你会如何失去你的业余生活:我会失去周末休闲的时间,没有出门旅游的机会,手机必须随时开机并且不能漏看信息;你也会失去你的健康,会生很多的病。

996失去业余生活的部分,李思恒说的很详细了,失去业余时间的可怕,并不只是业余时间少了,也包括了就算是在你放假的那一天,你依然要随着等待手机可能发生的召唤,你永远没法真正的放松,你并没有放假,你那些时间,只是在等待工作的到来。

身体健康这件事值得多讲一讲,之前996比较火,也是因为996ICU的事情吸引了许多的关注。身体健康有多重要我们都清楚。如果要打正统辩论,接下来需要论证的是996工作制度,确实会引起健康水平的下降和疾病的高发,这不能靠想象,需要有真实的研究来作为论据。这并不只是个人和公司之间的事情,如果996确实会导致疾病的高发,那它虽然为企业节省了人力成本,但是却会增加医疗支出,而医疗支出是个人和国家共同承担的。换句话说,996这项制度,虽然让企业赚了钱,却让个人和国家亏了本。而这正式为什么不光个人要反对996,国家也应该管制996这样的制度的原因。否则政府如果为了眼前的税收放任996的推广,将来就要在医疗支出上花更多的钱买单。

李思恒的最后一段十分拉票,因为他同时做了好几件事情。

第一件事情是加强,前面说过的论点是996让人失去了业余的时间。可是,业余的时间很重要吗?我失去了业余时间,但是我赚到了钱呀。于是,这里要告诉你业余时间确实很重要。如果业余时间只是像前面说的,去酒吧喝酒和去外面旅游,那少一点也没啥。但是这里李思恒告诉你,这些业余的时间,也是你陪朋友的时间,陪爱人的时间,陪亲人的时间,友情、爱情、亲情,既然人间三情很重要,那这些时间当然很重要。

第二件事情是切割,辩论里面害怕遇到极端立场的情况,因为很难成立,所以这里李思恒做的事情是说,极端热爱工作的人和极端热爱生活的人,我们今天不讨论,我们只讨论中间这群人。在这个时候,这个切割看起来没有什么用处,因为不知道想切割什么。但是在李思恒之后就是陈凌岳的发言,陈凌岳发言里说热爱工作的老师,会把955的工作主动变成996。其实这就已经是极端热爱工作的人了,是李思恒切割掉的部分。再之后梁秋阳直接起来说,我们这一方追求的就是极致,其实也是这一部分。在现场,观众可能忘了这一段,我也是看到后面才反应过来,但是不能不承认这个切割是准确的,如果面前更好地把这一点讲透,或者后续更好的追打,都应该能取得不错的效果。

第三件事情是防御,也是价值倡导。就是我们这一边,不是要大家就不工作了,而是要工作和生活平衡。避免对方把自己打成辞职之后就没工作了,然后没工作很惨吧啦吧啦……这里我们是这份工作996,这里辞职了,我们换一份轻松地工作。平衡的状态当然很理想,可是问题就在于现实生活中不是那么理想的。现实生活里不是这份不好的工作辞职了,马上就有一份很理想的工作在等着你去做的。现实世界里,辞职了,就面临着一段时间,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没工作的风险。现实世界里,你工作的选择机会不多,这道题的情景,更像是你面前有两份工作,一份996你感兴趣,另一份不用996但你不感兴趣,你想怎么选。从逻辑上来说,这一条不是很严谨,但是效果上来说,大家听到工作和生活平衡,这么美好的状态,还是挺唬人的。

接下来是反方二辩陈凌岳,为了逻辑流畅一点,我把他的发言顺序有一些调整。反方这一场的持方确实很难说,所以为了争取更多的空间,陈凌岳将题目的几个概念做了定义修改,首先,他将“感兴趣”定义成了“热爱”。其次,正方对996的定义是996的工作制度,或者需要超长时间加班,而陈凌岳将其定义成了“主动工作很长时间”。其实还有一点战场反切割,但这个我们等会再讲。

先说这一段,陈凌岳说热爱工作的老师,就算本身不用加班,也会主动加班变成996,你就算换了工作,你如果热爱,也依然会变成996。意思是996其实是感兴趣的结果,而不是外部的要求。这个概念很有意思,因为虽然我们都不喜欢加班,但是“主动加班”是没有什么坏处的。如果我是个老师,我主动想要多钻研一下教学,这当然没什么坏处,因为主动权在我的手上,我可以决定我什么时候加班,什么时候停止。前面说的什么身体受不了,疏远了家人,如果加班是我能够控制的,那我就有时间的时候加班,身体累了或者约了爱人的时候,我就不加班就好啦。所以,加班如果主动权在我,当然没事,但如果加班是老板要求的,那就是另一码事了。

陈凌岳用自己打比赛的例子,说明的是,如果你对你的工作不感兴趣,那它一样会成为你生活的负担。你不是说我们996负担大吗,那其实你就算换了一个不用996的工作,你依然负担大。这段话说到这里,其实只是一种打平,就是在负担这件事情上,我们双方是一样的。但其实陈凌岳真正想要达到的效果,是你955,但是不喜欢,你就觉得累。我996,但是我热爱,我就怎么都不累。但这个结论和现实是有偏差的,所以缺少了足够的论证。

接下来这一段很精彩,也是陈凌岳立论的立足点。前面李思恒说我们不讨论极端热爱工作的情况,因为极端热爱工作的人就不会有这样的疑问了。但陈凌岳的立论基础就是极端热爱,所以不能允许这一块战场被切割掉,而是要把它收回来。所以陈凌岳说的是,并不是极端热爱工作的人就不会问这种问题了,他们是会问的,就是在别人对他们的生活提出质疑的时候,所以这一部分人群也是要讨论的。再之后,陈凌岳讨论的主体,就替换了情景,不是中间的人,而是一个有自己热爱工作的人,因为别人质疑他的工作不值得投入这么多,而产生有疑问。

不是你要犹豫要不要投入时间精力工作,而是你已经投入了,别人来质疑你,你要怎么看待?这就有意思了,因为你不管怎么看待,你都已经投入完了,那当然是要把自己的汗水看的有意义一点呀。你花了三天三夜,顶着黑眼圈画了一副很丑的画,虽然我觉得没什么意思,但是我肯定还是得肯定一下你。这是一个崇尚选择的年代,你自己做出的选择,别人当然没什么理由来说三道四。

但这种抵触感,来自于我们不喜欢被别人质疑,和对错无关。

最后这一段,是一段强化。前面李思恒强化过业余时间有多么重要,这里陈凌岳强化的则是工作由多么重要。工作不只是普普通通上班打卡、月底拿钱,我们有我们的职业追求,我们在用自己的双手改变这个世界。这是一个极端热爱工作的人眼中的工作,当一个人的职业追求到了这个地步的时候,业余生活又算得上什么呢?你说天天加班你会失去爱情,霍去病告诉你,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。

后面说辩论那一部分,没什么好反驳的,我都同意,因为我也很喜欢辩论。

对辩挺好的,双方都意识到战场切割的问题是现在场上最尖锐的一个问题,如果极端热爱不是今天的讨论范围,那刚才陈凌岳所有的发言都没有意义,而如果极端热爱是讨论范围,那正方就要连带着讨论那些真的热爱自己的工作,甚至愿意为了这些事业献身的人,这种例子在科学的发展史上,在人类的革命史上,真的太多了。

交锋的过程也是之前发言的复刻,李思恒说极端热爱的人就不会问这些问题了,陈凌岳说极端热爱的人也会问,因为他们会被别人说的话影响。陈凌岳在这一点的交锋上展现出了极好的功力,所以李思恒没法抢到这一点。

在后半程李思恒发现这一点抢不到之后就有点乱了,发言开始到处飘,但陈凌岳依然死守了之前的点。其实将心比心要是我在那种情况下,我也不知道怎么把这一点抢过来,但是我觉得退而求其次的办法是,在意识到极端热爱也要讨论之后,我会想办法收割之前的战场,“对方辩友,如果极端热爱工作的人需要讨论,那中间地带的人是不是也会有这样的疑问,是不是也是需要讨论呢?那对于这一部分的人群,是不是更应该同意我方观点886呢?”大概这样。

接下来发言的是正方三辩庞颖学姐,到了这个时候,极端热爱这个战场已经被反方抢到了,庞颖在没法把这个战场拉回前的情况下,需要削弱反方在这个战场里面的强度。这里庞颖削弱的是关于“工作的感受好了就不会累”这一点,说的是感兴趣的事情和感兴趣的工作是不一样的,工作有了KPI,有了领导,有了客户,你就算感兴趣,也依然会累,不光会累,而且因为有明确的指标,你还会有明确的挫败感。庞颖又推了一层,说如果因为你的热爱,你想办辩论赛,我成为你的员工而需要996,那就更要886了。你成就的事业是你的,你办的辩论赛大家记住你的名字,你的员工为什么要为了你的热爱而牺牲自己呢?哪怕霍去病可以说匈奴未免何以家为,但是如果霍去病不让手下的士兵得到适度的休息,打仗打输了还要怪小兵不给力,那他的手下也是要造反的。前面那段是想要打掉反方关于感兴趣就不会累(陈凌岳和薛教授)的论点,因为这是事实性错误,所以打掉还算比较容易的。后半段要把讨论的内容引申到员工和老板的博弈上,这是给后面的内容作出铺垫。

庞颖第二段说的是,我们的感兴趣也并不一定真的是喜欢这个工作,我们可能是喜欢这个工作带有的光环。很多人想要当医生、当老师,并不是他真的喜欢给人做手术或者给人讲题目,很多人只是喜欢一个名为“伟大”的光环。同样也有很多工作带着“精英”的光环、“稳定”的光环、“酷炫”的光环。而如果你只是冲着光环去学医,你迟早会明白光环都是摆在外面给别人看的,长久地辛苦和寂寥才是陪伴你的。当你发现这个工作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,萌生退意,走并不可惜,离开或许才是你应该走的路。

这一段听着让人很有感触,可以联想到很多现实中的情况。但是说实话,这说的并不是感兴趣的工作总是996,而是我感兴趣的工作,做了一段时间发现自己其实不感兴趣,我应不应该886。你应该886,但是这和这题无关。

接下来这一段,我觉得内容挺好的,但是力度差一点。

奇葩说第六季第五期上:《感兴趣的工作总是996,我该不该886》

第一点讲了996这件事是为了老板的划算,和奋斗无关。奋斗当然是可以的,但是奋斗并不意味着一定要996。如果工作真的可以奋斗、可以提高,那为什么不多招点人,大家都提高,不是很好嘛。归根结底还是怕花钱。

第二点是和李思恒演了一段,领导批评下属,你觉得累,说明你不够热爱,你如果热爱,你就不会累。这一段是用反讽的方式证明荒谬,不过总觉得不如正面拆解来的有力量感。喜欢就不会累是一个我很不喜欢的讲法,因为太鸡汤。鸡汤的原因是它在逻辑上没有可证伪性。你觉得不累,对啊,喜欢就不会累。你累,那说明你还不够喜欢。但是什么叫足够喜欢?没有标准,不可证伪。同样的逻辑也出现在各种传销保健品,你吃了我们的药就不会生病。你生病了?那说明你吃的还不够多。同样的逻辑还有“考得不好说明你不够努力”“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说明你不够爱我”……

第三点是说你并不是没得选择,人生不是二选一的游戏,不是996或者无业游民二选一,甚至不是996和辞职二选一。你对996说的不,都会成为对抗这个不合理工作制度的一点微光。不用害怕这个微光很渺小,因为微光会吸引微光,微光会照亮更多的微光。我们的目标不只是我不要996,我们的目标是大家将来不用必须996。这既是反驳“你不管换什么工作,都还是需要996的。(许吉如的论点)”,也是价值倡导。

然后,庞颖这一段建立了另一个假设场景,说我们什么时候遇到这个问题,不是我们听了别人的话然后自己问自己(陈凌岳),而是我们想身边亲近的人寻求建议。那如果你是这个人,你的亲近的人,可能是你的伴侣或者子女,打电话来问你这个问题,你应该给他什么答案,你的答案应该向哪边倾斜,是个人的职业发展,还是过得开不开心?要知道,他可能咨询很多人,理性的分析和判断,很多人都能给他,但是发自内心的关怀,如果你不给他,他还能指望从谁那里得到呢?

这就像我们去上学,这个世上有很多的道理,有志者事竟成、一分辛苦一分才是道理,成事在人谋事在天也是道理,但是学校如果要挂标语,要挂哪个?如果学校老师要教,要教哪个?在复杂的现实世界里,我们如果要给别人建议,只需要给符合我们身份角色的那一项,只需要倡导我们代表的那一种价值,就足够了。因为别的选项,自然也会有别人去教他。

这是个很有意思的切点。如果别人来咨询你这件事,最后辞不辞职选择权在他手上,但是你一定要扮演那个给他家的关怀的角色。

最后这一段是庞颖的价值倡导,这不只是我们自己的职业选择,也应该是我们的社会如何对待我们的人民,是否应该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需要,是不是应该给劳动者们更多的人文关怀,我们为了谋生所需要做出的努力是不是应该有个限度,我们追求经济发展,但是我们的经济发展是不是应该带给人们幸福而不是辛苦。这是个很好地价值倡导,虽然其中有些小问题,沿海的工人们并不是在做感兴趣的工作996,而是迫不得已谋生的工作需要996,社会怎么对待劳动者,也不是这道题里的“我”所能决定的……但因为这是个很好地价值倡导,所以这些我们不做追究。

总的来说,庞颖的发言中的技术动作很标准,拆解了“喜欢就不会累”,攻击了“感兴趣没什么了不起的”,把奋斗和996切割开,提出了反抗996制度的价值倡导,还提出了“用什么样的身份回答这个问题”的切入点。反驳和进攻都有包含,还开辟了新的战场,在传统辩论中这十分的优秀。可惜的是在奇葩说她后面发言的是许吉如,并不会接她的攻击。导致这一轮攻防变得很不精彩。

反方三辩是许吉如,许吉如最开始一段说的是,不是我们把感兴趣和热爱混为一谈,而是感兴趣本来就是这些事情的起点,所以我们不能886,这样才有后面的东西。你要说这个论是不是能成立,其实如果不挑刺只是作为观众的话,还是能成立的,但是对于场上的盘面没什么影响。

正方说感兴趣的工作996的话我们应该886,主要是因为996的工作让我们丧失了业余生活,而不是“感兴趣不算啥”。所以这里提升“感兴趣”的重要性,对于场上没什么影响。

再来,我们来真的挑挑刺,首先从逻辑层面来看,这个论点其实是有问题的。我热爱的事业,值得我拼尽全力不顾健康。兴趣是热爱的雏形,并不代表我也值得为了兴趣不顾健康。一个事情的雏形,和这个事情的本身,重要的程度是不一样的。如果我要烹饪一只鸡,可以准备一堆桂圆、板栗,准备一堆调料来料理它,但是我如果煮一个蛋也拿那么多东西来,那就大材小用了。我如果和相恋很久的恋人,可以准备钻戒跪地求婚,但是如果只是第一次见面有一点好感的人,你钻戒跪地求婚就是神经病了。

然后从事实层面来说,其实也说不通。既然兴趣只是初级阶段,那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就996呢,先让它当一当兴趣不好么,等我真的发现我热爱这件事了,再996也可以嘛。反方可能会说,你都886了,没有干这个工作,没有充分了解,怎么会有后面的发展。但是,前面陈凌岳举了自己的例子,陈凌岳热爱上辩论的时候,也不是做了996的工作才热爱上的,相反他是先热爱了辩论,再去做辩论相关的工作的。如果你只是感兴趣,那就当兴趣培养一下嘛,如果这还不够,就先做个兼职,不需要一上来就全职996干这个。

后面这一段发言真的很迷,从头到尾感觉每一句话都像反驳以至于不知道从哪说起……这一段发言确实效果不好,在奇葩说这么宽松的规则下都没有什么跑票就可以看出来。

首先,我必须承认打辩论的时候,有些辩手喜欢习惯性地捧一下评委,而且确实有时候捧一下评委,评委看你比较顺眼会比较听得下去你说话。但是奇葩说并不是评委投票制,而是观众投票制,所以这种行为其实是没什么用的。

然后,这段发言的开头说的是,老板其实也很惨的,虽然时间上不一定996,但是压力却很大。可是问题是,现在不是员工在和老板比谁惨,然后比较惨的那个可以辞职,老板辛苦不影响员工很惨想辞职,同样老板如果你觉得自己那么惨,你也可以选择不干了,我们也支持你。其次,996的关键,就是时间,你不能说虽然老板时间上不用996,但是他压力大,难道我996上班我压力就不大?我天天996上班还不是要给你老板报告工作,我工作做的不好还不是要被你老板骂,实在做不下去了还会被开除。我现在是不光压力大,而且时间还要996,这有什么好比的。更何况,就算我再退一步,我承认老板很辛苦,而且比员工压力大,但是问题在于,老板的事情,是他自己选的,我们前面说过了,选择权在自己手上的时候,主动地加班,是没问题的。所以老板你可以决定公司什么时候开,也可以决定公司什么时候关,和底下员工被安排工作,并不是一个概念。

后面,举了程璐的例子,说你以为脱口秀演员,演完一场就没事了,不是的,其他的时间他要担心演出效果好不好。你如果真想举程璐的例子,你就说虽然演出只要一两个小时,但是他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写稿子打磨段子。这才是一个正确的举例方式。在原本的例子里,感觉程璐就是一个一天24小时,花1-2小时演出,剩下的时间都在担心的人……这不就是个很闲的人嘛。你要是真的那么担心,你多花几个小时写稿子不好吗?你一天1-2小时演出,再写5-6小时的稿子,安慰自己做了那么多功课,剩下的时间就可以不用那么焦虑了啊,加起来还不到8小时工作制的时间。

接下来说的是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996,所以你怎么选都是要996的,还不如选自己感兴趣的。首先其实这在庞颖的射程范围之内,996很普遍,不代表它是对的,我们不是选择题,我们可以反抗这项工作制度,让它回到正轨来。其次是这个有悖常识,虽然各种工作都会有其难处,但是是不是每个工作都像996那么辛苦?是不一定的。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比较轻松的工作,有没有按时下班的公司,也肯定是有的。所以这一段没法成立。

最后是说,我选择感兴趣的工作996,可以培养更好的品质。但是,为什么自我提升,只有感兴趣的工作996才有呢?我做感兴趣的工作,按时下班,是不是也能提升。我做不感兴趣的工作996,是不是也总会学到一些东西。甚至我多用时间在家陪陪家人,父母传授我人生的经验,恋人会锻炼我和异性沟通的能力,朋友会锻炼交际能力,既然都是提升能力,那就不用非要感兴趣的工作996呀。“锻炼”是个筐,什么都能往里装。打辩论的时候不知道说什么,就说锻炼能力。毕竟正面的成功,和负面的挫折,都是锻炼。人做的各种事情,都是某种锻炼。哪怕呆着不动,都可以说是在锻炼定力。

这一段发言最大的问题还是存在了很多事实性错误和逻辑错误,导致我从头到尾都没法认同。其实作为三辩的发言,她想将自我提升作为价值倡导。但是说实话,和对抗996这个不公正的制度,回到关怀每一个劳动者这样的价值(庞颖)比起来,这个价值有些不太够。

对辩基本是庞颖的场子,以庞颖的攻辩能力华语辩论里能和她打对辩不落下风的人其实不多。在奇葩说里已经是温柔版的庞颖学姐了。

庞颖的进攻就是,如果这些导师的工作996,就不会来参加奇葩说了。如果在一份工作上996,就不能来奇葩说,没法有这样的多元身份,没法有业余生活,没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合理分配时间。这一轮进攻许吉如是没有接住的。其实这里如果硬刚,我会像之前说的,有些也很优秀的导师,就专注于自己的工作,他们没有来奇葩说参加节目,但不妨碍他们也很优秀。但如果按照打对辩短平快的风格,我可能就会说,罗振宇今天就是来打广告的,你以为他是业余生活,其实他现在就在工作。

许吉如另外开了攻击,为什么不把事情做到极致。其实这是反方真正想要的价值倡导,但是前面没说,所以这里提出来。庞颖接这轮攻击就十分正面,爱好可以变化,可以产生,可以消失,不需要那么极致。

二排的发言,先是梁秋阳,然后是詹青云。这两位都是我很欣赏的辩手,在这发言里也表现出了极好的辩手的素养,他们都很清楚场上急需要他们解决的是什么问题,然后对此做出了努力。

梁秋阳面对的战场,是反方的地基打的很糟糕,只有二辩陈凌岳胜的部分可以一用,所以要在“热爱”的基础上来打。想利用二排发言的时间拆掉正方所有的论是不可能的,所以这个时候要想办法在价值层面取胜。如果事实盘输了,但是价值盘胜了,那最后的胜负还不好说。所以梁秋阳说的是我们双方代表两种价值观,正方是中庸的平衡的价值观,我们是追求极致的价值观。中庸平衡没什么太大的坏处,但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那些东西,都要靠那些妄想追求极致的人来创造出来。你可以活的普通,也可以像这边活得灿烂。愿你的青春最好有喝醉过。其实这个价值依然不能算是一定赢,但是这一段发言确实很有美感。

詹青云的发言,是打算拆掉反方仅剩的陈凌岳的地基。真的极致热爱的人,我们支持你做下去。但是我们今天说的只是感兴趣,兴趣的特点就是,哪天不感兴趣了,也可以。自由恰恰是兴趣的美好之处。我的兴趣最后没有变成热爱,也没关系。可以多试试。詹青云接受了反方“极致”的价值,但是它的场景不是“感兴趣”这个辩题里面的内容。如果詹青云这一段发言通过,那反方最后的战场就被拆掉了。

所以后面的结辩其实也很过瘾,陈凌岳说的是哪怕机会很多,哪怕感兴趣的原因可能没什么了不起的,但你如果不坚守你的感兴趣,最后就没法变成热爱,所以兴趣不能被放弃。这是在往回抢战场,要把热爱和感兴趣绑定在一起。

但庞颖的结辩更厉害,开头把热爱和感兴趣再一次切开。然后把老板和普通劳动者切开,对方老板的例子是不恰当的。老板的奋斗是回报给自己的,但普通人不能996,因为我们要有自己的时间,找到自己的热爱。两项防御和一项进攻,居然是在一分钟里面完成的,这很厉害。

导师的发言,薛兆丰说的是,按照博弈论,我们要反对996的制度,但是我们自己要加班,这对我们自己是最好的。这里最大的问题是,如果没有996的制度,我们主动选择加班,就像我们之前说的,当然是好的,因为我们可以选择,而不是被迫选择。此外,一样从博弈论思考,如果我们每个个人都争取我们的利益最大化,员工争相996,那老板就可以继续施行996,那996的制度永远不会消失,那样对于社会的整体是利益最小的,在那时,我们也得不到这个最大化的利益。

罗振宇说的是,你的工作和生活根本分不开,你就算五点下班了,也还是要回微信什么的。这个问题是,我们为啥下班时间还要回微信,你心里没点数吗?还不是你们老板非要下班时间还要我们加班干活,要不然你五点半给我发微信,我明天上班再回你,我当然可以,你受得了吗?这个现象很普遍,不代表这个现象是对的。况且,就算我五点下班心里还要想着工作的事,我肯定也愿意五点下班,而不是在公司待到9点。我心里有事并不是我一定要人待在公司的理由。这就是蔡康永后来反对的,老板们占了别人的便宜还要卖乖,明明是老板们占用了员工的下班时间,还要说员工下班就是放不下工作的,这些时间我不用白不用。

蔡康永说的虽然可能和现实状况有一点出入,但是其实是个很正统的思路。蔡康永说的是996的公司是有问题的公司,不是好的公司,所以要远离。给出的理由是996的公司效率低,所以才总加班。但和现实的出入在于我们听过的总996的公司未必是因为效率低,而更多可能是任务太多而员工太少。后面一段是说的公司未闭会活很久,所以你要考虑到公司倒闭之后你的竞争力,所以要用业余时间去提升自己的能力,而不是只是加班。这里第一个问题是,不是所有人都在“公司”上班的,有很多人上班的单位是不容易倒闭的,这里其实只要说我们不是会在一个单位待一辈子就行了。其次的问题是,工作本身就可以增长经验和能力,为什么一定要业余提升,这个点之前提到过,不是不能说,是要把论证线补全。

李诞说的是你就算换了别的公司,你也还是要996的。这一点我们反驳过了,这里不说了。后面说休息是不会给你生命的意义的,只有工作会给你,要活出生命的意义。这里的问题是,不是只有工作会给你生命的意义,业余爱好也会,陪伴亲人也会。如果休息就是待着不动的话当然没意义,但我们的休息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。我可以成为一名辩手,这是爱好,我可以成为一名孝子,这是陪伴。这些也都是生命的意义。

后面的1V1其实不是很有意思,就简单讲一下。

许吉如说的是分手了,别的事情算不清,把钱算清,让对方对我的印象差一点,我们就断的比较清楚。感情题一般来说怎么说都是对的,所以没什么太大的事实性错误,有些地方可以有些小问题。首先,如果想要断清楚,那我和你从此不再联系,连见面算钱的场景都没有,不是更清楚。其次,钱真的能算清楚吗(这是胡老师后面打的论)。最后,如果我找对方要钱,会让对方对我的印象差一点。那如果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了还我钱,岂不是我会对对方的印象又变好一点。还钱这件事是双方的,如果有一方做了坏人,那另一方当了好人了。

胡老师说了两个点,一个是感情中钱的事情也是算不清楚的,就像感情一样,是一笔糊涂账。另一个是如果你真的想找回什么,那也应该是把回忆找回来,而不是把钱要回来。前一点是攻击了许吉如的立论基础,如果钱是算不清的,那许吉如的论就不能成立了。后面一点是价值升华。胡老师节目里说她自相矛盾了,其实算不上自相矛盾,我们完全可以用二分法来包装一下这个论,如果回去看以前的奇葩说,就会发现马薇薇超爱用二分法。这个世上分手的人有两种,不留恋的,和留恋的。对于不留恋的,就断了吧,钱也算不清楚的,如果算钱,还有可能把感情也牵涉进去。对于留恋的,虽然感情分了,但是你还是可以把回忆留住,和那些回忆相比,钱太微不足道了。其实二分法也是一种逻辑学谬误,但是这里用这种分人群讨论的思路,至少不算自相矛盾。

对辩阶段乏善可陈,短打的能力是需要实战锻炼的,所以许吉如知道想要打那个点,但是说出来就是容易打不准,然后胡老师可以很容易的防御掉。如果攻辩打了两轮发现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,人很容易就会泄气了。所以结辩阶段胡老师继续申论,但是许吉如还在强调自相矛盾这个点,因为对辩阶段不甘心,但也浪费了本来可以用来讲自己论点的时间。

总结一下,这一期的比赛反方确实论证空间很窄,整场只在事实层面成立了陈凌岳的那一块战场。但是整场从李思恒切割战场开始,到陈凌岳打定义战抢战场,到庞颖削弱,梁秋阳价值层面对刚,詹青云再抢定义,然后再回到陈凌岳和庞颖的结辩,这一系列的操作几乎都围绕着热爱这一个战场展开,每一位的发言都有着明确的战术意图和操作,一气呵成,值得学习。

收藏 (0) 打赏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打开微信/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,分享从这里开始,精彩与您同在
点赞 (0)

所有文章为演示数据,不提供下载地址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提供演示效果!

站长学院 博客日记 奇葩说第六季第五期上:《感兴趣的工作总是996,我该不该886》 http://www.ysdns.com/diary/586.html

我们只做高端cms主题开发!

常见问题
  • 本站所有资源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所有,这里所提供资源均只能用于参考学习用,请勿直接商用。若由于商用引起版权纠纷,一切责任均由使用者承担。
查看详情
  • 最常见的情况是下载不完整: 可对比下载完压缩包的与网盘上的容量,若小于网盘提示的容量则是这个原因。这是浏览器下载的bug,建议用
查看详情

相关文章

官方客服团队

为您解决烦忧 -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

发表评论
暂无评论

映雪素材站点声明

本站资源均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!将第一时间删除 本站资源售价只是赞助,收取费用仅维持本站的日常运营所需! 资源仅供学习参考请勿商用或其它非法用途,否则一切后果用户自负!

我知道了